2017看房

从出生到现在,求学加上工作已经辗转了几个城市。 一直没有在哪里购买不动产,是因为觉得到哪里都找不到归属感。 总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,或者说这里不属于自己。 现在住的东大阪,是日本著名的町工厂区域。曾经24小时机器不停转的工厂,奢华的夜游场所… 这里印证了日本80~90年代的辉煌。 即便是受到中国制造业的冲击,不少工厂已经倒闭,现在也仍然有3-4个人的小工厂给波音公司提供配件等等的神话。 也正是因为町工厂区域的缘故,大家普遍重视的是孩子的拼搏精神,还有见识,而不是教育。 觉得在这个地方成长不利于孩子学习,一直打算搬家。 其实在老大幼稚园毕业的时候就打算搬家也看了一段时间房子。 因为老大所在的幼稚园远近闻名,老婆想让老二也在这里上幼稚园。就一直不积极。 等到老二也要幼稚园毕业,就真的没有留下的理由了。 大阪的人气居住地是北摄,是摄津以北的意思。 和东京圈不一样,东京圈里的名人和富人喜欢住都内的考级公寓里面,大阪的富人喜欢住在郊外的别墅里。 从日本官方的国势调查里面可以看得到,北摄的文凭和收入水平是高于大阪其他地区的。 在北摄里面,偏北的地方还要高于北摄平均水平。就瞄着北摄偏北来找。 高槻 —- 最开始找了高槻市,离车站近的地都被盖公寓了,要么贵得无法承受。 再往北的地方,校区,周围环境,房子设计质量价格都无可挑剔。 曾经看了一个自由设计的户建印象深刻,土地虽然只有43坪,除了2个停车位,几乎全用在房子上。 客厅是一二层贯通的,无比宽敞。就是通勤太辛苦,要坐公交再转地铁。 以前在北京,通勤单程1个半小时不算什么。记得在国贸上班的时候,有个哥们每天骑电动车从北六环到东三环。 在大阪通勤1个小时就算远了。自己经不起折腾,就放弃了。 豊中 —- 然后找到豊中市,听说少路小和11中校区是豊中最人气校区。 才知道少路是关西著名的富人区(最著名的是兵庫県の芦屋),到了单轨电车少路站附近, 人的穿着还有气质和大阪就有很大不同,透着日本人少有的从容和优雅。 就连房子卖主也都是京都大学医学博士,开私人牙科医院的院长,货真价实的名流(セレブ)。 看过的每个房子里都有摆满了书的书架。 因为没有新公寓,少路的二手公寓几乎看遍了。 现在头脑里都能回想起去少路附近几乎每个信号灯的位置。 箕面 —- 紧邻着豊中,更恬静的地方。看了几处一户建。 最终因为交通不太便利而放弃。 茨木 —- 最终买了茨木的户建,所在的小学中学在茨木是最好的。 而且这里有大阪府排名前10里的高中占了2个,其中一个近2~3年大学入学成绩最好。 一个连排别墅里面最后一栋,边上靠着几十年前填平的河道上面建起来的绿地。 蜿蜒几公里的绿地里,种了4000多株樱花树。 明年正好3月底搬家,一定会很好看。 结束语: 于是乎这一年多的时间里,见了形形色色的不动产,看了n出房产。 收到了20~30枚的名片。算上2016年光看房,车也要跑了超过1千公里。 2016年是以签约未果而结束,而2017年回国探亲归来,是以看房子开始的。 除了约朋友玩,bbq,出去旅游,之外记忆里这一年多几乎每个周都要看房子。 1/8,11/11,1/14,11/19 2/4,2/5,2/11,2/18 3/20 4/22 5/20,5/30 6/3,6/11,6/17,6/25 7/9正式签约

wordpress迁移到docker

最初wordpress架在家里的pc机上,后来迁移到aws的ec2上。 后来家里买了mac mini,又迁移到macmini上。 家里的环境一直用virtualbox,忽然来了兴致,打算换个平台来跑。 试了一下docker。 经历了一些痛苦的备份,和使用docker的小周折。 终于搞定了。 没有用工具来比较virtualbox和docker两个平台的速度差异, 感觉上docker上会快那么一小丢丢。

9月流水帐

过了一遍9月的calendar,发现9月没看书。不过有其他方面的收获: ☆应征honk的志愿者 honk是一个NPO,今年是成立的第十九个年头。为在日本的外国人提供学习日语的机会。 由日本人志愿者来教授日语,学生都是居住在大阪府东大阪市的外国人。 越南人和菲律宾人占多数。 http://www.honkweb.org/ 应征的是广告部,参与网站维护。自己也受惠于这个组织,能为其他人做贡献真的很好。 ☆参加了一次技术沙龙 技术沙龙的名字很酷,其实日语原文叫”勉強会”。 这次是由Devlove関西组织的一次经验分享。介绍从SIer跳槽出来开公司的经历。 (日造英语,意思是系统集成工程师,在日本SIer主要做外包项目) 分享的两个人共同创立了https://guildworks.jp/ 公司。 这个公司做咨询,scrum导师等等辅助项目推进和团队建设的业务。 不过就有意思的是他们公司的开发,组织了几十个工程师远程办公。 这几十个人来自日本十多个地区,甚至有一个居住在美国的什么岛上。 我觉得这也许是电脑取代人类编程之前,工程师理想工作的终极形式。 ☆和几个高中同学约定一起出去玩 在airbnb上找了个长野的别墅,大家到长野距离都差不多。 前年就商量一起出去玩,时间总赶不到一起。 ☆在mercari上出店 自己是剁手党,看见好玩的东西就想买。为了抵消开支,买东西的时候就多买几个, 自用之外的就放在网上。 这是移动端平台,和PC的用户习惯不一样,估计很少人用搜索来找商品。 主要是看分类的timeline,还有相关商品的推荐。 为了增加商品曝光率,写了个脚本在高峰时段循环出品。 效果还不错,流氓会武术很可怕。 ☆和两个儿子独处 老婆的大学同学带同事来京都玩,老婆去接机然后陪着玩了一天。 那个周末得以和两个儿子独处。叫便当外卖果腹,混天黑地的打游戏。 周六早上喝了一大杯咖啡,晚上失眠。半夜爬起来打游戏吵醒了两个儿子。 三个人从凌晨3点玩到5点。大儿子说这是男人之间的秘密,不告诉妈妈。 哈哈哈。 ☆参加了2次亲属聚会

视频会议

和住在福岛,千叶,和大阪的高中同学进行了一次视频会议。 大家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下,一边喝着啤酒一边交换了工作近况。 捎带又决定了聚会日程。 https://www.airbnb.jp/c/558cef https://www.airbnb.jp/rooms/13916125?s=YvXS8cI0&sug=50 选了个大概中间的位置,是一个滑雪胜地。 期待着相聚。

最近看的书2016-08

8月只看了2本书 稀缺:我们是如何陷入贫穷与忙碌的 >书从心理学实验开始,以为是偏学术的论著,差点放弃。 读下来觉得获益匪浅,可以给好多事情提供新的视角。 而且如果合理的控制带宽和管窥的话,能够帮助自我学习和成长。 アリスとボブのGit入門レッスン >没系统的学过git。一直是不会什么查什么。 这本书虽然没通读,翻了翻帮助也不小。 切记,复杂操作前先从本地库开始,尝试用最简单最基础的命令解决问题。 还有要吐槽一下公司的git运用。 为了能在一个commit里面既要囊括某一个分支的所有修改,又要剔除特定部分。 公司的方法是rebase到分支开端,然后再选择commit文件,选择comment。 虽然实现目的,但最终merge到master里面去的是rebase以后的修改,导致在master里看不到原始的修改历史。

2016年最后一次海水浴

博主出生在内陆,看到海很兴奋。 搬到大阪以后只要有空就想去海边玩。 老婆家在山东威海,住的离海步行只有5分钟的距离。提到去海边玩,她一点都打不起精神。 两个孩子学游泳,常年泡在游泳池里。虽然喜欢玩水,却也没有那么兴奋。而且他们都不喜欢海水咸,还有海边水草多显得脏。。。 所以去海边玩,靠得只是博主的执拗。多买些好吃的哄两个小家伙去。 今天又一次去海边,还是大阪最近的海水浴场————二色の浜公園。 为了能多玩一会,去的很早。6:30就起来收拾东西。走湾岸线高速,8:30就到了。 上两次来,可以扎营在车附近,不用搬东西很方便。因为8月连休结束,临时停车场已经关闭。来回搬东西废了些体力。 这次也没有看到上次那么美的海。9点下海,赶上涨潮。水很深,走几步就够不到底。而且水特别混,能见度非常低。5月去冲绳潜水买的水下摄像机,这次仍没派上用场。 还好水只是浑并没有什么异味。 玩累了回来BBQ,打扑克,下午2:30继续去玩,知道这个时段会退潮。上次好像就是退朝的时候水比较清澈。 没想到退潮还是那么脏。 题头说道今年最后一次海水浴,原因就是退朝以后出现了大量的水母。个头很小,都小过拇指肚,但蜇到了也又痛又痒。一开始还以为是错觉,但老婆孩子都说被蜇到了。 周围玩的人也说疼,就知道在水里大量分布。 记得几年前在神户须磨,9月中旬还可以下海。没想到这么早就发生大量水母了。 被蜇到就跑到岸上有尿液涂一下,精神自我安慰一下再到海里玩。可惜尿并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。玩了一会抗不住了。终于放弃了。 除了BBQ的食材,这次准备了煮锅,上次去三重宿营。煮的鸡翅锅非常好吃。这次用同样做法又煮了一锅。味道不错。 收拾好,准备回家的时候已经是6:30。这一天又快累的散架了。

琵琶湖宿营

去年去过琵琶湖宿营,是在一个キャンプ場相对来说设施比较齐全,湖面也很漂亮。 这次要去的地方是一个公园,不收费。所以担心设施会不会靠谱。 早上3:30起床,大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就到了目的地。公路边上的一个公园,挨着湖,因为很多树遮挡看不到广阔的湖面。也因为这些树能挡阳光,白天能舒服些。 这个公园有两个草场,两个厕所,也有取水的地方。和收费的地方比也没什么不便。 这个地方好多外国人,来的时候有10来伙人有一半以上是外国人。算上我们这个公园已经被外国人占领了。 瞄了一下地形就开始搭帐篷,已经宿营好几次了,这次搭帐篷没有花太长时间。大家都没吃饭,搭帐篷过程中有的人就已经支起了炭架,准备烤肉。 吃饭,游泳,打麻将,吃饭,游泳,打麻将。 湖里有好多螺狮,抓了好多,1L的水瓶子装的满满的打算回家放在鱼缸里。 网上买了一个烧油的灯,第一次用。比较给力,比传说中还要省油,加一次油应该能点一整夜。而且非常亮。 傍晚的时候起风,觉得有些凉,想起去年夏天住琵琶湖的闷热,一夜几乎没怎么睡觉。觉得这次真是幸运,能睡个好觉。没成想到睡前风又挺了。帐篷里面依旧闷热。一个usb的小风扇,因为充电宝没电了也失去了作用。就只能自己抗。好不容易入睡,很早又被早起的人吵醒。 早上起来不知道谁买来了瓜,自然比市里超市的好吃,而且便宜。大开吃戒。 吃了早饭陆陆续续人多了些,来的人还是外国人居多。大家都挤在树荫下,地方就显得很挤。一伙日本年轻人在我帐篷边上,没什么宿营经验的样子,点炭火就点了一个多小时,桌子支的不牢靠翻了,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欢乐。也冲散了他们炭灰朝我帐篷飞而引起的不快。 回去怕堵车,提前出发。让我开在前面,来的时候说我车开的快。回去的时候开的仍然不慢。 到家收拾东西,收拾了好半天。累的充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