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写过日志,杜金泽往imac吸入式光驱里面塞硬币和牙签,导致imac光驱无法使用。
老大还小的时候把我thinkpad键盘扣坏好几个键,锻炼他爹的耐性,每次敲击都忍着怒火。
thinkpad要寿终正寝的时候才好不容易从网上买了个新键盘换上。

老大终于长大了。虽然也抢键盘胡乱按一通,但是已经能听懂人语,知道不该做出格的事了。
终于放心的买了个thinkpad的升级版。
可是那一年老二出生了。。。

老二也是他哥的升级版,无论什么东西没了兴趣抓过来就扔。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珍贵,什么叫爱惜。他爹用笔记本都是小心翼翼的。
装了固态硬盘才敢稍微磕磕碰碰。在老二那里,敲敲拍拍踢踢打打是常事。令补丁一把揪过来,180度掀开屏幕,站上去,偶尔还蹦达。
对付ipad的路数全都用在笔记本上了。可笔记本没ipad那么致密,没看到这个情景惊他爹心直颤。

终于有一天,在老二先醒来的一个早上,他把电脑的键子扣的没剩下几个了。
他爹醒来为时已晚,稍微训斥了几句。吭哧吭哧开始修理。
神通广大的爹,废了一个多小时的劲,坏了针脚的两个键子怎么也修不上了。
对付用吧,还能怎么办。生活总有不完美,再说可是亲儿子干的啊,又能怎么样呢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